闪耀过的再见。

不论是冲锋陷阵,还是醉在美人怀。

2017.6.2写。





“嗳都让道让道!前边儿伐宋军回京城复命来了!”
“据说那陈小公子初上战场便抢了旁人风头,甚是英勇呢。”
“平日瞧他以为不过是个爱装文人雅士的倜傥公子哥,没想到竟有这般志气。”
“所谓人不可貌相…”



正当行人议论,阵阵马蹄声响起,不过片刻将帅骑高头大马已消失街头,而那陈公子便紧随其后,少年神采飞扬,一甩缰绳驰过,星眸似一直望向两侧楼阁,仿佛期待着某人居上等候。


殿前复命后日西沉,虽不比边塞壮观,那朱红云霞却也别有一番韵味,恣意美艳而藏柔情,如心中某。


陈小公子方归家就按耐不住,犹豫半天究竟白衣还是红衣,最终还是披一身素白衣衫,抖开扇子扬了眉快步走至梨园,偏要故作风雅。


也巧姑娘都吃这套,一路又被许些目光追随,小公子心下略略得意,她这次一定挑不出错。


身形一晃拐进梨园,戏子咿呀诉衷肠,并无心听,只顾寻那抹鲜红。


“桓儿——”

刚出口就被那女子瞪了去,只得悻悻随她进包厢。



“陈旻,我早告诫过,莫要唤我乳名,且莫要当好些不相干的人面前大喊,你不听戏,也休得砸我家招牌。”
小公子吃瘪,句句应下,点头如捣蒜。


桓儿此刻想起人才刚从血雨腥风中拼杀回来,抬眸瞧他脸庞,确稍显疲惫。再仔细看,较之前黑瘦了些,不过还是那副俊朗模样。
“刚回京城吧?此番也是辛苦。你…”桓儿目光忽下移瞧见他白衣素得人晃眼,“我不是说过,红衣更衬你吗,尤其朱红!”



小公子眼看此次不能搪塞,于是轻轻一笑,声音放得可柔,“你既喜欢,本公子下回为你换就是了。”


“这招丝毫不管用。”

“…好罢。”



桓儿随后还是转回正题,“那此次随军伐宋可还顺利?”

陈旻嘬一口清茶,话匣子就开。

行军艰辛难熬,将军计策妙极,小公子一人敌千军云云,绘声绘色,兴奋难掩。
桓儿托腮注视,只觉这般才最恰当不过。


“所以桓儿,”小公子神情极其认真,“我定会为你也为我自己争个将军做做,护我大好河山。毕竟幼时我便许诺你,我当大将军,你做名伶。”

桓儿展颜浅笑,“名伶是做不得了,守住我张家梨园便好。”

“桓儿明明唱戏远胜台上那旦角…”
女子摇头,也并不争辩。

陈旻望她娇丽容颜,着红裳亦不觉突兀,反倒使人移不开眼了。


“话说…今日正巧是我生辰。”

小公子瞪大了眼,愣了半晌手足无措,好半天憋出一句话来。


“我我我竟忘了这等大事!贺礼半份都未来得及准备这可如何是好…”

桓儿扑哧一笑摆摆手,语调轻快,“罢了罢了,你能平安回来已是宽慰。”

陈小公子低低应了一声,又思索着果真是今日生辰么,莫非我还可能记错?



“那个桓儿啊,贺礼本公子想好了,你已及笄,不如就把本公子送你吧?”


“……尽爱胡说。”





厢中男女相对而坐,笑闹连连,素白衬鲜红,红衣当配白裳。
而你当许我。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