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过的再见。

行于小巷观万灯火熄



街头零星几路人,楼前灯笼为凉风轻吹动,缓行抬头望月,已然高挂天边。



夜深矣。


心头有几分倦意,眼睑方垂下,身子便神使鬼差地绕进一小巷。


巷虽窄却细长,曲曲折折亦有几十户人家,而从这巷口望去,无数星点灯光尽收眼底。远有街旁高楼,近有巷间矮房。


手抚上黛墙,指尖微颤——
此巷,与当年记忆中的,如出一辙,分毫不差。





那时值傍晚,被人紧牵着手穿行人海中,掌心一片温热。
未尝看清如何一拐,已然置身寂静小巷中。


人纵身轻跃,稳落在身前屋檐上,看人满意笑了,“阿凝,上来。”


依言跃上靠人身旁,心底正疑惑,只见天边霞红渐消退,暮色四合,忽的城内万灯火骤亮,几近同时,颇有些辉煌胜状。
仿佛于灯火中心,一时只觉安心无比,暖流涌过。


背手回头朝人嫣然一笑,满眼欢喜。
“这可谓是惊喜。”声调微微上扬。眉间竟显现多年掩盖下的小女儿神情。


察觉人从背后拥住,头埋肩窝惹得颈上一阵痒。



“阿凝,等我回来,每夜陪你观守此美景。一日都不落下。”

“好。”





下意识伸手,却摸着一片空。惶急张望去确认,身侧并无人。
身形一滞,不知所措。原处愣良久,方缓过神,指尖慢收拢回腰上佩剑,所触之处冰凉。

无意间望眼两旁连绵屋檐,空无一物而漆黑,再无心思跃上。



人已离去,至今未归。


也曾细细考虑,人处江湖行踪不定,生死更难测,再如何追寻亦是徒劳。


可便是放不下。




远远已传来微弱打更声,小巷每屋原本灯火通明,霎时似有人携一阵寒风,扑灭万盏明灯,瞬间沉寂昏暗。



脚步未停,撩了撩耳边碎发,摇头欲苦笑,却笑不出。




与人观万灯火明,为人生之幸;如今独观万灯火熄,恍若隔世。




随手提起一油灯,点燃照亮周围。




既应允等你回来,便会守至天明。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