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过的再见。

萧歌秦




是晚卯时。

睁眸便是无边天穹,非蓝而是彤色,霞光万道,条条似仙人臂上绸带般,或金或粉。
云几朵泛橘红,初秋天高气爽,尚不觉寒。





“晏凝。”


方坐起身,那声音些许飘渺,仿佛极远处传来。
闻声寻去,望见小坡上赤色马背上有一女子,身披银红绫衣裙,将与身后彩霞相融。
眯眼避去刺眼亮光,人影渐清晰,可窥其灿烂笑颜。



“你醒了,也好,同其余人说一声,如此奔波太过辛劳,送到此处便好。”


忙跑上前阻拦,轻轻喘息着,生怕她就这般轻易一走了之。

“为何…为何不许我们送至玉门关?分明不远。”



她沉默不答,只扭头看日自山丘上缓升起,尚是橘红半圆状。
雁群掠过头顶,片刻宁静,看她攥紧缰绳,忽启唇。



“久别将至总伤情,比起唏嘘一番复独行,不如悄然离去潇洒。我本西域人,此次游访中原承蒙何家照顾,肯收我入商队,供我吃住。歌秦感激不尽。”


直视她目不转睛,她翻身下马,绫绢轻拂过脸颊,遮了眼,隐有淡淡麝香味萦绕。


“中原虽好,可到底不是吾乡。规矩礼数又甚多,不免拘谨,不似我们爽快随性。此次分别后,大抵,不再来了。”



她语气淡极,如风过耳,到此便戛然而止,未再言语。
抬眸看去,她亦注视来,将彼此样貌深深印刻眼中,除风依旧呼啸,万物都仿佛静止般。





“…入秋西北风大,莫要受寒了。”


她薄唇一抿,似下定决心,随即轻松坐上马背。

只是沉默,不愿流露半点伤感不舍之情,亦不敢劝阻她留下,一时竟未想起告别。
她唇微张,许是有话要说,后复强行咽下,桃花眸睇来一眼,还未能探清是何神情,她手用力一挥缰绳。



“驾。”


——走得决绝。



马飞驰,扬起一路风沙。
回神间那抹赤红身影已遥远,霎时光芒万丈——金乌于东方挣脱阴影,而她径直往西去。


她末句竟不过一句不相干的关怀,便匆匆走了。




这西北常年大风不止,独自伫立风中此刻确徒生萧瑟之意,须臾,风却止。



掸走碧裙上零星沙尘,眺望正西方,撩耳边乌黑碎发时不由嘴角微扬。








萧姑娘,倒不如相忘于江湖。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