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过的再见。

#四人#




(三)



不久以后,长假结束,进入工作时期。

陈的职务尘埃落定,是什么...霈总的秘书。


老实说,陈更喜欢自己做大官,可既然要在大公司求生存,秘书已经是很讨巧的职位了。


他的心态转得也很快,正当他在镜前整理领带时,洗漱台上的手机振动起来,一个电话打断了他。



“爸。”陈声音有些懒散,刚醒的模样。
他似乎能预料到,父亲是因为什么在百忙之中抽空来问候他。


“你真的想好了,非要去yzb?”父亲声音浑厚,带有明显的不满。




陈沉默了一阵,眼飘向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脸上是近乎于发呆的严肃神情。

他还没想好说辞,因为他其实并没有任何打算,说是机缘巧合也不过分。




“嗯,爸你不也说要多去大公司学习学习...我既然能进那就权当锻炼了。”陈试图解释得合理又轻松,但这他不擅长,对父亲也没有用。


“你不能进去才不正常,”父亲缓了语气,“只是yzb...背景有些复杂,唉不是那么好解释的。”



陈没有接话,他只知道传闻很多,却没有一个俗气的豪门故事,他也一个都不信。


父亲打破了沉默,“本来给你安排好了的,现在你去可以,但最好不要让人了解你太多。”


“我知道。我也是这么打算的。”这个“太多”是包含了太多信息,陈很严肃地答应了。



几句寒暄后,匆匆结束了对话。





入职这一天恰好撞上公司活动,职员集训一类的活动。
陈来得及时,赶上出行以前的集合。


据说有注意事项什么的要说明,大大小小的员工就都集中在大厅坐下了。
大厅里有恰到好处的交谈声,不嘈杂也不冷清。
他径直走向后排,就瞧见了低调的赵老板,低调地在玩手机。





“老板。”陈自然地在赵身边坐下,这时他不可避免地注意到了他右边的男人。




光是坐着就觉得他高大硬朗,莫名给人一种不寻常的感觉,但他似乎已经刻意收敛了些许,感觉仿佛又并不可信。

可惜他此时微低着头,陈看不清他的面容。


“嗯,”赵老板轻应了一句,这才转头看他,“陈秘书,你来了。”
“你右边那位是公司高管,黄sir。你的同事。”



那个男人听到后看了过来,面部线条倒柔和,眉眼也看着舒服,“哎,叫什么黄sir,你还是叫我水螅吧。”


陈忽然想起了什么,“你就是那个水螅?”虽然这个代称貌似没有什么含义,而且听来也奇怪,但是曾听某些人提及,总之是不能惹的角色。




“...嗯?除了我这个还有哪个。”黄sir有些不解地笑了笑。


“没有没有。我的意思是,在群里你的昵称就是水螅,我们还有过交流,所以就有印象。”陈慢慢解释道,在心中就此否认了此人心机深重的猜想。


接着有一阵闲谈,黄sir似乎无意隐瞒任何,也无须委婉地打探,一切都透明。

陈秘书望了望远方,深感什么职场暗潮汹涌都是与他无缘的,坐在他身边的两人他看不透,也不想看透,总之没坏处。


或许他们所说的不好惹可能就只是因为他闲暇爱写作,并有不少粉丝罢了。真的不好惹。





“......你们在这儿啊。”一个陌生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陈下意识看了过去。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