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过的再见。

[鸣潜] 醒来觉得甚是想你



程潜缓缓睁了眼,便看到一只手搭在自己腰上。
昨夜睡得安稳,扶摇山总是能让人心静。
梦中再混乱,前尘再乏累,有身边这个烦人的娘娘在,大概也就什么也不算。
他正平躺想着水坑…不,韩潭师妹在妖谷中如何,耳边忽然一股热气扑过来,程潜猝不及防就被吻了侧脸,蜻蜓点水般,缱绻却迟迟不散。
罢,且不说什么梦境前尘,就是眼下正事都想不成。
程潜不管耳根冒出的一点红,偏头看那笑眯眯的枕边人,也不知什么时候醒的。
“严掌门清晨凑上来是何意。”
还没等答话,程潜只觉得腰上的手又拢紧了几分,严争鸣才悠悠开口。
“我可怕了你再起闭关的主意,就…确认你还在不在。”
顺便哄一哄免得生气翻脸了。
提起闭关倒好,程潜一想起书中字条,又生出些火气,当即一副漠然模样,沉默不语。
严争鸣被他这模样弄得有些紧张,知道他还在为字条之事不悦,可他也无从解释,只好心中先暗骂几句李筠,再转过头来好好想安抚师弟的法子。
片刻,程潜见严争鸣只环着他不放,垂着头像又睡着了一般,没想就轻轻掰开他的手想直起身去院内练剑。
刚一动,严争鸣就像惊醒一样手疾眼快地拦住了他。
“小潜。”
程潜抬眸看他按着自己双手,故意似的还欺身压上,一双桃花凑近来,看得他心一动,也就默默等他继续说。
“你再陪我一会儿。”
严争鸣眼中的温柔如涟漪叠几层,哄人的笑意少了些许。
正当此时清安居外白鹤一声鸣,更显宁静,仿佛这天地间惟有他与程潜二人。而程潜正注视着他,漆黑眼眸中蕴藏万千,看着就令人心安。
严争鸣放松了抓着他的手,轻轻抱着他,凭空就染上了倦意。

“…就陪我再睡一会儿吧。”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