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过的再见。

如你所愿

竹帘半卷半舒遮下漫天飞雪,透过这静静望着细碎雪花被窄长一条的竹片接住,又最终掉落到青砖上融成一滩清水,身却浸在热气中。
扑面有寒风,而颈以下滚烫得将要烧起来,意识渐渐开始有些涣散,水雾氤氲,此时仿佛在梦境,连对面的人影都模糊,只有形真切。
舒适惬意得无人愿开口。

方才再眯上眼,耳边响他清亮声音,语气轻快。

“陈兄,”那头传来水花声,不禁微皱眉看去,他正赤裸坐温泉边泼水上上身,“这你们武当没有吧,可还喜欢?”

张口正欲问他不怕冻死,却猛地想起华山中人怎会畏寒,只得惜字如金地道:“没有。”

之后刚静上片刻,对面声音复传来,此番还近了许多,“诶险些忘了,我这儿还有壶好酒,一并喝了吧。”

水声愈发大,尚未回神他便已走到眼前,视线顺着他匀称筋肉向上,他手中酒坛底一滴水落在臂上。

一点头,他立即带笑将酒递来。仰头清酌即入口,清甜而略有些涩,似是梅子酒。他接过亦饮下一口,眉弯了弯。

“陈兄…”闻他声一顿,“你面上好红。这酒先莫饮了,温泉不可泡得过久,你快起来,畏寒也不能晕在这儿咯。”




揉揉眉心,思绪确实模糊起来,连胸口都竟然有灼热之感。任由他一把拉出水中,仿佛鬼使神差般,忽反抓住他的手臂。他身形一滞,回过头来,眸中盛着水雾,却明亮异常。

“陈兄…?”
热气涌入心头,口中也干涩,忽的手上施力,索性将人带入怀里,趁他还未反应便含住他的唇,比梅子酒更清甜的味道。
一瞬即放,深深望向他,神情瞧不清晰,却总是仿佛透着无奈与一丝玩味。





“你费这许些不必要的心思,不就是要我做这出格之事么?”
“如你所愿。”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