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过的再见。

[丹邕]Crush

bgm:Crush--David Archuleta

之前看ongniel视频剪辑知道的歌,真的很适合很好听啊。
时差真的害人,找到时间码一周年贺文的时候我的8.7已经离我而去了呜呜呜。
希望瓜瓜可以原谅我,让我每次都掉头就走吧。甜到齁了。
而且其实歌词有些也是我作为碗妹对碗的感情,只是知道这种心动喜欢热爱永远不会消失,碗也不会离开。
出道一周年快乐,永远最好的十一个人。
文笔不好只是无限为科学心动,勿嫌。
打算最后延出照片的脑洞的,不过现在先发这个吧。



-----------------





"But I know this crush isn't going away."



他们都记得这个日子,八月七日。
上个夏天的时候他们还只是好不容易才刚从练习生中脱颖而出的十一个少年,积攒了多少,就要在这一天发光发烫,真正拥住那些年轻盛放的梦。
就在那个舞台上。
邕圣祐还是那个会充满仪式感地将所有人冠上“Wanna One”这个前缀的人,姜丹尼尔还是那个被所有人报道时冠上“pd101第二季第一名”的人。
他们是朋友,但还在熟悉。
他们就在那个炎热的夏夜,就在那个舞台上,还穿着西装外套,汗滴进眼睛里,却抱成一团,在喊着唱着“出道快乐”。
他们还搂着肩,比着没有变的剪刀手,笑得好看。
就那样定格。无论之后如何变化。


那之前呢?
邕圣祐几乎不用怎么回忆,一切就像影片一样过了脑海——在一年后。
他很轻易地想起来了那年五月末的地铁认证,正是他们今天约好的给wannable的一周年礼物。
真快啊。
在还不是很多人知道的时候,在节目接近结尾的时候,在他们已经相熟的时候。
“哥,一起去吗?”
“嗯,好。”
于是他们像两个孩子,去之前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胡讲,将什么情形场景,什么地点路线,什么之后要吃的喝的都料想了个遍。
“不管有没有人发现,我们拍完就跑。”
“然后跑完地铁站就去喝咖啡。”
“那哥要不要试试不戴口罩去?”
“好啊。”
邕圣祐躺在床上望向姜丹尼尔,分明没有笑但回答得那么随意,就那样顺着他开玩笑。
所以姜丹尼尔的眼睛又笑没了,节目就要结束的微妙情绪随之消失了,就只是跟着他们话里的自由轻松,就那样飞快地跑走了。
最后他还在想。
圣祐哥眯起眼就像猫一样可爱啊。


然后他们真的就和想得差不多,其实是很紧张地找到了应援灯牌,上面那颗粉色的桃子真好看。
邕圣祐拉下口罩站在那颗桃子下面先拍了认证照,正笑着将剪刀手比到他鼻子下,惹来桃子本尊一阵咯咯的笑,就察觉到周围已经围了一些人了。
他们交换了位置,邕圣祐一边对好镜头一边就是好几个连拍,面前的人笑出两颗兔牙,充满了少年气——他忽然有一种冲动。


"It was a rush, what a rush."


于是他们逃跑了,就像两个偷偷出来闹完恶作剧的孩子一般,都很是满足的模样迈开脚步就狂奔离开,身在云边。
姜丹尼尔跑在前面时感受到风,感受到地铁居然可以空阔,感受到身后的圣祐哥有些急促的呼吸。
他又有些想笑,心跳却鼓动得更快。
就感觉,和哥在一起做什么都好。


"It's just too much, just too much."
"Is there more, is there more?"


天晚了,他们都发了照出去。
面正朝着天花板,只觉得那种莫名的悸动还没有消散完全。
“哥,我们下次再一起去吧。”
邕圣祐在迷迷糊糊间马上就要闭上眼,此刻却亮了起来,弯着温柔。
“嗯。”
“我们一定要一起出道啊。”



而后一年了。



“圣祐哥,我们明天就完成那个约定吧。正好作为出道一周年的礼物。”
姜丹尼尔的豆豆眼抬起来亮亮的,里面有他的星星。
邕圣祐听后愣了一下,反应半天也没有筛选出究竟是哪个约定。只挠挠头发,眼神好不无辜。
“…尼尔,是哪个约定啊?”
看姜丹尼尔的眼尾垂下来,一副委屈得不得了的模样,也不回答究竟是哪个。
于是他绞尽脑汁只能随口问,求生欲真的还不强。
“…是昨天说好了一起去吃拉面吗?”
邕傻。姜丹尼尔忍不住笑出了声,“哥怎么这么可爱啊。算了算了,那个可能也不算约定吧——我们在pd101去地铁认证之后说好如果有下次再一起去的。”
“啊,那天。”邕圣祐不禁有些郁闷,他明明连那时的心情都记得清清楚楚。
前一秒还许下了两个约定,后一秒就不安,怕没有下次,怕不能出道。
而他甚至想到了太远、太久的很多年后,他们会有那么多个岁月吗。
最终还是陷入梦境。那里他们又跑了一次,这回却平静极了。他们好像疯了一样跑了好久,只有他们两个,邕圣祐望着跑在前面的姜丹尼尔,失语般一直望着。
忽然就在想,如果他们能只停下来慢慢走去,走过每一个地方,都不匆忙,坦荡地说笑,应该挺好。
但是如果这样其实他们就不会相遇吧。

“好啊,”邕圣祐沉默好久终于开口,怕某种情绪使人眼眶有湿意,无意间语气已经放到最温柔,“是特别适合的纪念方式呢。”
“这次哥一定要快点哦——然后我们还可以去喝拉面,吃咖啡。”
姜丹尼尔说话也轻而低得舒服。

“是吃拉面,喝咖啡。”



"All that we can be, where this thing can go."
我们所需要做的,就只是这样跟随着继续下去。




2018年8月6日。


这次是四个人去,他们分别找着自己的灯牌,心里却更紧张,预想了好多不妙的事,最后姜丹尼尔居然穿上他的花衬衫就去。

邕圣祐看着灯牌上的自己,是握着立麦唱沙漏的一场演唱会。他举起手机,横着竖着都拍了,几张下去却还不满意。镜中的自己穿得与去年那次很像,一切好像没变,却又好像不是这样。

人群渐渐有围过来的趋势,他害怕自己耽误太久,于是拍完几张自拍认证照就打算走。可刚迈出几步,手上的东西突然才显了重量——好容易才想起要带单反拍一张怎么差点又忘了。赶紧跑回刷刷几张记下,心里不由更加忐忑不安。

这么一会儿估计其他三个都在等着了吧,说好了在地铁口汇合,离得远反而还用了较长时间。周围有几个粉丝试图搭话,反而使思绪乱了愈发着急。
得飞快地跑回去了。

邕圣祐想着转头就往地铁口跑,人群散开了些,仿佛还有听到几声压低的惊呼,但他没有看到围着有些人的眼神忽然转向转角那边的楼梯处——他拉上口罩便要绕过转角。



"Cause I'm trying trying to walk away."




圣祐哥还没过来。

姜丹尼尔与其他两人站在角落,他们动作都很快,几乎是摆好姿势找好角度手一点就过,所以已经等了一小会儿。
“哎,反正都习惯等他了。”黄旼炫很轻松地道。
“嗯,圣祐哥这次还带了单反来,肯定是要多拍一会儿咯。”朴佑镇也耸了耸肩继续低头玩手机。
但姜丹尼尔莫名有些担心,就算是很小的概率,圣祐哥不会遇到什么问题了吧。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我去接圣祐哥吧,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也怕他上来还找不到我们。”

还没等两人好好应上几句,他已经迈开长腿跑了下去。在楼梯他还小跑着,后又稍稍放慢了脚步,虽然有转角挡住了视线,但能瞥见仍旧有很多人围在一旁,是还没走。
一些人早认出来自己,不免添了紧张,只是暗自加快了走路速度。
得赶紧把哥带出来。


他本直直地想往灯牌走去,却正好看见邕圣祐正对自己有些着急地将要走到转角,他不知第几次换手拿包,迎过去的时候,姜丹尼尔忽然有一种很微妙的愉悦,像是浪花靠在岩石上,又像是天上捕捉到了一颗新的星星。
太新奇又好似只是命运引起的必然,但实实在在地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今后,还想继续付出更多。


"Is it real or just another crush?"



邕圣祐在有些慌忙的情况下恰好抬了眼,一撞就撞进来人的眼底。
而不是他的花上衣。
他们没有说话,只是默契地一前一后转了方向绕过角。
他安了心,就像无数次里,姜丹尼尔都会在身边。
他们的轨迹交错了就会并肩走下去。
只是一个转角就能到。
他感觉到姜丹尼尔把手轻轻贴在他背上,像在催促,又像在让他安心,后面只能感觉到他手心的烫。
然后他们果真跑起来了,姜丹尼尔还是和以前一样跑得很快,他不紧不慢地跟着,恍惚间身影重叠,在心里没有变。



所以他自己既不是故意拖时间不回去,也不是遇到麻烦回不去,那为什么尼尔还要这么大胆又跑出来接他啊?


姜丹尼尔上了楼梯放慢脚步等他,是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哥,走吧,一起走。”






"I know this crush is not going away."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