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过的再见。

天玑双白(刺客列传一周年)齐之侃视角短戏

2017.8.17写。







天光微亮,拾柴山林中些许潮冷。负篓踏过晨间露,清闲一如往常。

正缓往归途去,步履轻快,背数柴荆亦不嫌重。

忽念及铸剑之事,眉头锁紧,面略显郁色。

尚未可知因何反复几回尝试皆以败告终,铸出尽是破铜烂铁惟空占一室染尘罢了。
所铸刀剑虽也非自认那般不堪,可总不得用而视作珍宝名剑。

其中症结所在,仍甚困惑。

故暂抛却不思,目观前路,定睛看心猛地一震——

苍绿里一抹白突兀,忙走近才知原是一清俊男子躺地,面留血色擦痕,似有伤在身,昏迷不醒。

莫敢耽搁一时,索性将竹篓舍下,未曾多想便俯身引人臂放肩头,稍前倾人已安伏背上,起而朝不远处竹舍走去。
闻人气息尚存,略心安。

屋内无人,朴素无华。身旁无药亦不晓其伤处,安置后只得静候。

半晌之久,提壶斟温水时床榻上有声。

“你是何人?”

语颇含不安,想来他休憩并不安稳。

“这是何处?”
“你醒了。”

见他清醒欲直身坐起,便解颐执杯走至床前,坐而扶他使其有所倚靠,随即递去清水。

“你应是腿骨折了,所幸受伤不重,若不是我,恐怕你已被山上猛兽叼走。”

注视他面依旧露疑色,沉吟不语,仿佛时时需防备,倒不甚在意。

话音刚落,他回身望来,“…你是谁?”

“我吗?”不由疏朗一笑,此刻方少年。语亦添几分明快,“我姓齐。”

免不得解释二三句因果,见他终释然,颔首低声却诚恳。

“…多谢。”

垂首轻笑而不语,默看他瓷杯中饮尽甘露。

一时无话,竹林正静,鸟雀莫有言,叶落可闻。

却道恰好。

评论(1)

热度(10)

  1. 七只影闪耀过的再见。 转载了此文字
  2. 心谪闪耀过的再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