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过的再见。

[丹邕]Landslide(上)


“我有惊喜要给你。”




姜丹尼尔的眼睛眨着,星光和小灯泡的暖光交替在他的眸子里闪得忽明忽暗。

邕圣祐看他,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借着圣诞节的气氛赠礼还有必要叫“惊喜”吗。


于是姜丹尼尔先“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手一抬就把小盒子放在了邕圣祐手里的礼品袋上。



“看来我们还是很有默契呢,哥。今年圣诞的礼物要你先收下。”

“那我的怎么给你呢?”


邕圣祐假装无奈地叹着气,低头就见姜丹尼尔的小盒子硬是被堆在自己即将送出的东西上面——就像姜丹尼尔这么多年也压在他心头没有走。



“不管,反正哥好久不见我了,怎么说我也要赖在哥家里住一晚。就正好一起带回去吧。”


现在的姜丹尼尔就很符合大学同学的身份了,有些拘束着,又非装出他两年前的模样,那样让人无从拒绝,只想亲近。



邕圣祐刚回神,手里的两件礼物都不见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落到了姜丹尼尔手里。



他也就是那样说,还不舍得让邕圣祐提着。



“为了防止哥提前拆开,我先帮你拿吧。”

  


广场上一棵高大的常青树立在中央,行人来往,看雪看夜景,看都市的繁华喧嚣。

而邕圣祐看向走在他几步前的姜丹尼尔,和他的米色围巾——想起来像是某个冬天他们一起去买的那条,他空下的手暖暖的,还在发热。


他们随即钻进了开足暖气的咖啡馆,十二月的风实在是太冷了。 

姜丹尼尔有些模糊地想到,当时也是十二月,风吹过来也刺骨。



  


那时他隔着手套都能感觉寒气从外面直接透进骨头,一路沿着冻到脖子走到心脉,防也防不住。平时一张白净的脸都要给吹僵吹得更惨白了。


他急匆匆地径直跑进了图书馆,为稍微温暖安静些的环境满足地叹了一声,然后就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等等,这是哪里,我刚才本来是想去校外那家奶茶店坐坐的?图书馆好像暖气也并不充足的啊。



姜丹尼尔还是走向了排排书架,图书馆人并不多,安静得让人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引起注意。姜丹尼尔刚绕到心理学的那几排,忽然听见有不小的交谈声。

 


“哈?你去选了心理学,所以这年也不和我一起上音乐了?”


“明年再陪你啊,”那个男生的嗓音入耳很温柔,仿佛近在咫尺,飘忽着像是边走边说,“你不就是怕一个人面对旼炫么,多得是人选音乐课,他们都能给予你力量。”


姜丹尼尔都能想象另一个人一定朝他翻了个白眼,“那些人我又认识谁...不是,你难道不知道黄旼炫,黄旼炫这种人向你告白了有多可怕吗!”


他虽然已经压低了声音,但姜丹尼尔还是听出他的崩溃。


啊...原来那个据说温柔又好看的学长黄旼炫也喜欢男人啊。


  

姜丹尼尔有些好奇,不动声色地往声源方向靠近,手指轻轻划过几本书封,一副认真找书的模样。

一阵冰凉也穿过指缝,惹得他又无奈缩回手。姜丹尼尔稍弯下腰从书架间横看过去,果真看见了前一排有两个穿校服的高瘦身影。



“那我能怎么帮你,你连要接受还是拒绝都想不清楚。”


稍高些的那个男生在冬季里连厚外衣都没有套上,但袖口露出了一截灰毛衣,姜丹尼尔直想上前用双手包裹住他有些冻红的手指尖。


他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了,用力摇了摇头正跨出一步想原路返回,脚下却不受控地变了方向,绕过书架直往他们面前走。


交谈的声音还继续萦绕耳边,“这种事情放在你身上难道你一时半会儿想得明白??”



姜丹尼尔本来低着脑袋,猛然发现眼前多出了两双鞋才刹住,抬头看见那两个人困惑地望着他,其中一个还带着惊恐——怕是担心他听见了什么,可他思绪一阵混乱,在清凉的空气中只觉呼吸不畅,就傻站在那里。


各种开头他都想了一遍:对不起抱歉打扰了我什么都没听到我没看路我走错了有点冷你们继续说我走了……


可惜他一个字音都没能讲出口。



因为他不小心陷进了一双眼睛里——它们虽然被细框眼镜的镜片阻挡着,却还是像海水那样,在必然的涨潮时被不可拒绝拥住了他。 


他溺在海中,不深不浅地浮着,水轻托着他的身躯。姜丹尼尔感觉他正从海里往上看,触碰到柔和的光束,是月从海面穿透进来。

它们染上笑意的时候,夜晚的海面上漂浮有数不清的星星,姜丹尼尔的心也随它们浮浮沉沉。



“哥,”另一个稍矮些的学长突然看了过来,注意到姜丹尼尔的目光就小声尬笑着说——还带了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先找个地方坐下吧,我们说太大声吵到小学弟选参考书了…”



话音没落就扯着那个学长走远了,姜丹尼尔还愣在原地。


好半天等他反应过来时,他才把名字和脸对应上——他认识他们,邕圣祐和金在奂,都是大二的学长。


上次迎新晚会上他们合唱完一首抒情歌后就在校内一举成名,社团和音乐老师都追着他们跑,而这次他居然还听到了隐秘的消息。


姜丹尼尔想了想,这或许就是为什么最近音乐老师在课上十分不解金在奂总是分神的原因。



然而与此同时金在奂和邕圣祐也才慢慢召回记忆,姜丹尼尔这个名字并非是不认得的。

一切都是大学晚会带来的信息。


也难怪,姜丹尼尔在为数不多表演的大一新生里异常显眼。



当时舞台上那段breaking中展现的力量和协调直接震住了人,接着还被起哄附赠了现代舞。邕圣祐在观众席也想不到男生跳舞也会那么好看。

录下的视频当然是被学生传看了,而且不论男女都喜欢与他接触相处。

本来以为姜丹尼尔会是充满自信,身边总围着很多朋友的人,恐怕也不会有交集。

今天一见就是一个有点懵懂的新生嘛。


邕圣祐内心嘀咕着。



屏蔽了金在奂在耳边不断响起的“完蛋了完蛋了一定被听到了”的嘟囔,姜丹尼尔染成奶黄色的头发还在脑海里停留——看上去就十分柔软。




图书馆向来安静得只能捕捉到风声,邕圣祐默默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是在人群里,但眼睛可以时常看见枝桠和阳光的地方,还可以允许他的思绪肆意地游动。



而姜丹尼尔已经开始后悔刚才既没有好好打招呼,也没有及时认出人来。

大概,就没有给学长留下好印象吧。

他随手抽了一本书就走,下意识地环视四周寻找那个身影,要是能坐在他身边就好了。



这念头来得好突然。

他意识到,但愿望还是亦步亦趋地跟上前,说靠近他。


风使他望向窗边,也引领他找到了邕圣祐的身影,他略佝着背。

于是他径直走去邕圣祐身旁,却没看到金在奂。正想小声问一句“这里有人吗”,就见邕圣祐忽然抬头。



“前面两位,图书馆里麻烦还是收敛一点吧。”



姜丹尼尔看出来被叫到的那是对情侣,大概是在热恋中连讲情话的音量都懒得多加控制,女生还被逗得咯咯直笑,使整个图书馆都显得吵闹。


邕圣祐刚才听到那尖锐的声音简直想把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撕了。




学长一定是生气了。

姜丹尼尔瞥到邕圣祐颤动的睫毛叹了口气。


那我还是,不讲话吧。

于是他就像块木头一样直挺挺地坐下了,相当长时间只一言不发地偷看邕圣祐的侧脸。

邕圣祐读书也相当专心,竟是没有在意身边坐的是谁。

只见姜丹尼尔时刻如坐针毡,想要搭话又怕打扰,可连翻开书每个字都念邕邕邕邕邕…


怎么办。


姜丹尼尔心怦怦跳着。




还没过几分钟,一张很小的便利贴出现在离手很近的地方,邕圣祐愣了愣还是看了眼上面的内容。



“邕学长也修心理学吗?”


字很像男生写的。



他随后一转头,姜丹尼尔那双狗狗眼正直直望着他,带有几分期待与小心翼翼似的。

——话说他什么时候坐过来的。



邕圣祐为自己的迟钝感到郁闷,可想到姜丹尼尔明明就坐在旁边还始终没有声响,还等到现在才用纸条问这个问题,就有几分好笑。



“是啊,”我这学期也选修心理学,邕圣祐笑着靠近了他,因为压低声音气全扑在姜丹尼尔耳廓,“丹尼尔可以和我直接讲话的——不用害怕我会像刚才那对情侣一样生气。”



他看姜丹尼尔的耳朵已经变得通红,突然又有些心虚地缩回了身子。

姜丹尼尔只感觉冬季的冷风吹过来冰凉得更明显,他面颊却始终烫得降不下温来。




时间好像就此停止了一小会儿,姜丹尼尔注视面前的邕圣祐,太近以至于他看到邕圣祐的睫毛是那样长而密,它们有些局促地扑闪着。


而且学长刚刚直接叫我丹尼尔了。他感到左胸口一阵温热。



“嗯…好的。”他促使自己回神认真回答学长的每句话,不能再发呆了,“学长不生气了吧。”

姜丹尼尔的声音还是压得低沉,在邕圣祐耳边嗡嗡作响,使窗外一片枫叶在空中乱了。



“当然不生气了。”


“那——以后就一起上心理课吧。”少年的举动和神情都略含羞怯,但邕圣祐的心跳却赶上了为舞者伴奏而紧凑的鼓点,一下下催着暖意在血液里穿流。



“好。”他脑中忽然划过一句歌词,他始终理解不通的。



——It’s called yellow.





如今姜丹尼尔回想起那天,那个季节的邕圣祐就好像是一幅画,总挂在他心里最显眼的那面墙上。


画是无声的,阳光的色彩是寡淡的,邕圣祐的每个动作都是定格的。

它很普通,就像每晚抬头繁星都会看着你,就像初春融冰化入湖水;但姜丹尼尔那时心跳的频率快得并不普通,那是他唯一能听见的声音,每一次敲的都是邕圣祐的名字。


直到邕圣祐说“好”,画才动起来,才有了声响。

他看见,邕圣祐微眯起的眼,嘴角拉起了弧度,春风拉起了海上的船帆——他说,可以起航了。


于是姜丹尼尔就义无反顾地追着风走,船帆已经扬起,他信关于邕圣祐的一切是命运。




 


那学期及以后邕圣祐每天都能在林荫道看到姜丹尼尔的身影,少年的眼在树影斑驳中显得格外温柔,然后那双眸子转来看他,笑得只剩一条缝。


“圣祐哥,一起走吧。”




他们很快就相熟,自然而然地。

虽然一开始相处的时间大部分都在周二周四的课上。


大学一二年级都可以选修的心理学课丝毫不简单,邕圣祐问起姜丹尼尔选这门课的原因时,他只说觉得学会了很厉害,未来到社会可能会用到的吧。



那我那天在图书馆的心理类书籍那里看到你,后来你是怎么挑着挑着最后拿了《茶花女》的?


姜丹尼尔差点又涨红了脸,我听到哥和金学长说的话就慌了嘛,随手而已。我对心理课还是很认真的!


后来坐在哥旁边连《茶花女》都没有看进一个字。


这句话姜丹尼尔没说出口。



邕圣祐倒是笑得弯了腰,可同时还把手里的三明治不小心掉在了姜丹尼尔衣服上,发梢轻轻扫过他脖颈。


“呀——哥!”




有天心理课的老师并没有来学校,但布置了课堂阅读。


所有人都正为满是英文专业词汇的资料发愁,一时偌大教室安静得很,只有携带阳光的风阵阵作响——可惜很快邕圣祐嫌太冷连窗都全关紧了。

姜丹尼尔今天还没有带书。


他不像邕圣祐每天都规规矩矩地把厚厚一本书提前塞进背包里,可能哪一次丢在了书柜里就不会想起。

邕圣祐说是他没有好习惯,姜丹尼尔却故作深沉地把这个归于星座不同的原因。


可惜说完自己就先笑了。



反正他可以和邕圣祐看同一本书。

同桌的邕圣祐正低着头,翻书的声音都好听。他默默靠了过去,手臂蹭着他,在想他看的那一句会不会也是邕圣祐看的。


教室挂钟指针转动,一刻一度敲响。


不知看了几页,姜丹尼尔突然指着教科书上的某行字悄悄和邕圣祐咬耳朵。


“哥你看这句。”


“A common observation is that people who marry tend to look similar to one another. ”



姜丹尼尔的嗓音天生很有磁性,那串带点美式的英语简直像电影录音带在耳边缓缓播放,每个音节咬字都使邕圣祐的耳朵一阵发麻。



“嗯…你看得好快。这么想想也确实是——结婚的伴侣总是很像彼此,夫妻相嘛。”

他转头对上姜丹尼尔的眼睛,亮得与自己相似。



姜丹尼尔继续读,只是平叙概念的课文被他念出来如英国的诗。


邕圣祐安静听着,指尖渐渐回了温。



“其实都是平时也能总结出来的规律诶——人肯定首先是会被和自己相似的人给吸引的,共同点多就会玩在一起嘛。”



姜丹尼尔伸着懒腰长呼一口气,看邕圣祐还在一旁翻查词典,没头脑的话忽然就突兀脱口而出,“哥和我就没什么共同点呢。”


邕圣祐听到愣了一下,不禁失笑,“什么啊,突然说到我们。”



“没什么。”姜丹尼尔声音融进了风里,轻得就像下一刻就要飞走了,眼神都落在飞起的树叶上,“真想要和哥一样啊。”





时间也在快速翻页,但他们相遇的冬天才刚刚开始。

初冬的阳光向来很好,仿佛是为了安抚还未适应寒冷的人们。

而这个冬天姜丹尼尔和邕圣祐是一同度过的,在所有能够环抱温暖的地方。



他们常常会闯入琴房听黄旼炫弹着某一首曲子,可能是《那个女人》,而金在奂就站在三角钢琴边唱着,唯一照入琴房的光束就打在他身上。


之后他们总一起赶各科作业,姜丹尼尔被数学弄昏脑袋后还会去问邕圣祐,邕圣祐学长只会冷漠地挑眉说我的理科恐怕比你还差十几分。


邕圣祐稍微闲些也会去画室看姜丹尼尔在画布上铺油彩,然后坚决不动一支笔,却让姜丹尼尔发现他笔记本上的涂鸦给笑了一下午。


而学校外的奶茶店咖啡馆大概都要被他们走遍,夏天邕圣祐总是一杯冰焦糖玛奇朵,而某次姜丹尼尔从戴着耳机写作业的邕圣祐手边拿过奶茶喝了一口后,马上被甜得直皱眉。



哥连饮品都这么爱甜的吗?


…是呢。



姜丹尼尔又被邕圣祐的表情逗笑了,舌尖还微微发凉,奶味挥之不去——奇怪,是因为有圣祐哥的味道,所以才甜而不腻吧。




风在中间流淌,中间是春,夏,秋,冬。


邕圣祐都不必翻开日记,上面一笔一画记录着姜丹尼尔的到来。


他们竟那样自然地融进了彼此的生活,他们确实本不太相像,但从不乏热爱,热爱而包容彼此的心。于是他们一路接纳彼此的从前,再并肩拥着新事物。





一年就这样转瞬即逝,又是新年时分。

姜丹尼尔还正大二,邕圣祐大三,他们尚有很多时间。




邕圣祐的眼被城市的霓虹灯调和出种种光彩,又永远盛满他自己的颜色。

姜丹尼尔都不舍得把他装进雪地里狂欢人群的画面里,他只属于天空,大海,和绚烂焰火,而且还独特得远胜于这一切。



邕圣祐看姜丹尼尔手持着一把烟花棒走来,它们绽放的冷烟火在眼中闪烁不停,姜丹尼尔脸上的泪痣都仿佛也与它们一样跳动发亮。

他的轮廓却在烟火中慢慢朦胧,低头的神情还是温柔——邕圣祐想摸他头顶的发旋。

 


他靠近了,在旁边坐下。坐在厚雪上很冷,也很柔软。

邕圣祐接下他递来的几根烟花棒,手与姜丹尼尔冰凉的指尖一触即分。



他忽然有些慌张,转回头看烟花一颗颗发出呲啦的声音缓缓融进面前那片雪白,遮住了后面打起雪仗嬉闹的同学。



“嗯...你手这么冰怎么不戴手套啊?”

“那多无聊啊,就是要感受冬天雪的触觉嘛,”邕圣祐觉得自己肯定是因为金在奂的事情太开心了,竟然会觉得这时姜丹尼尔的话像在撒娇,“话说哥也没有乖乖戴手套,脸都白了。”

  


他突然似乎要把烟花丢到地上,一会儿又发现不可行,就空出一只手碰上邕圣祐的右颊。


“呀,”邕圣祐被忽然冰得差点跳起来,“尼尔你故意的吧?”

姜丹尼尔被那副猫被碰到尾巴的可爱模样逗得笑到倒地不起,雪都滚了一身。



邕圣祐注视着他,手里的烟花棒都燃尽了。

本来还很无奈,后来看着看着又不禁与他一起笑起来。




姜丹尼尔就是这样,看着就仿佛能从他那鲜活的生命中得到力量。





“倒数了倒数了!快来这里——”人群沸腾了,人们都渴望着未来与改变,那是他们值得期待的东西。

 


在这个时刻十秒都会变得极端缓慢,就好像在倒转你的一年。

姜丹尼尔的脑子里翻过的都是有关邕圣祐的一切,把他们的故事从头数——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最后却停留在前一个小时金在奂和黄旼炫牵着手说他们要试着在一起的画面。



——啪。


第一束烟花在空中绽开了。


紧接着是第二束,是熟悉的同学相拥,是不远处的情侣亲吻,是邕圣祐在无比拥挤的广场中心也很激动地看向自己,紧贴着他的耳对他说新年快乐。 


他还说了一连串的祝福,就像是提前背下来的那样动人。



姜丹尼尔听到了,听到他自己的声音——他说他为他着迷。

  


人群开始涌动,他们中间突然空出了距离。


他忽然感到新年已至,他感到今晚像焰火闪耀在空中,他感到他不能容许这刻转瞬离开。





“圣祐哥,邕圣祐,”整个世界都在喧腾,而姜丹尼尔的声音在他心底和邕圣祐的耳边都是那样,坚定而过分大声,“我喜欢你。”


 


震耳欲聋。

  


“本来一眼就够我说出口,可我还是等了一年。可是慢慢喜欢你真的很难。”

“如果你现在听不到,我会用一生的时间让你听清,我喜欢你。”




“还有,新年快乐。”





——邕圣祐至今讲不出那时的感觉,那时他的心被爆在空中的花火带入空中,远离了一切。他也逐渐忘却,留下的只有无限的喜悦与幸福,还有姜丹尼尔笑得温柔。


   


和姜丹尼尔共度的大部分大学时光就这样,在烟花呲啦声映衬下的净白雪地里流逝了——而不是夏天,邕圣祐想起大学和姜丹尼尔的时候从来都不是炎热的夏天。但始终暖和得不像在冬天。



回忆接踵而来。最后是姜丹尼尔在毕业时的一句话。


那时学校的白墙是新刷的,姜丹尼尔毕业证书上的照片也是新拍的。



“哥,”他很有些踌躇,声音都低低的,“我...毕业了想去巴黎继续进修,老师也是这样建议的,我也一直...”



他的话语在邕圣祐脑海里缓缓盘旋过,一遍遍地,都没有最后几个字节。


他不知道该如何说挽留。

刚走出校园的年纪,做什么都是正常的,那些热情与野心,邕圣祐清楚。而且他确信,四年不长,他不怕等,因为姜丹尼尔不会一去不回。

  


“好,好的,去吧。”


“我等你。”












—————————————————


写了很久,bgm:《yellow》,《慢慢喜欢你》,《flowerbomb》,《her》,《Enchanted》。

个人原因写甜总是不太甜,然后下面当然是开虐了,虐可能也不会太虐。这次就不等kdnl生日再发了。提前预祝。

一直试图开双视角,还有几句黄金,话说是头尾限定梗。梗具体在前一条。

这次也只是想写很普通很俗套的爱情,想到如果没有走上出道这条路读大学也是很美好的时光啊。他们会一直这么好的,冬天里最暖的感情。

评论(3)

热度(22)